• English
  • 会议室预订
  • 电子邮件
  • 学院平台

    历史系特聘教授黄保罗担任总编之一的最新、最大和最权威的《芬兰语——汉语大词典》正式出版

    创建时间:  2021-06-01  宋桂林    浏览次数: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与芬兰共和国教育、科技与文化部正式会谈纪要确立的国家级合作项目《芬兰语—汉语大词典》,从2005年开始,由上海大学特聘教授黄保罗博士担任总编,此后经历中芬两国文化及教育部长确认、中国文化部章新胜副部长和芬兰国务秘书马尔库 . 林纳(Marku Linna)签字,中国驻芬大使马克勤女士、为习近平总书记访问芬兰担任芬方翻译的Mikko Puustinen先生、两国文化参赞等参与,经历近二十年的辛苦努力,其电子版于2021年正式完成出版。由于该项目得到中芬两国国家财政和芬兰文化基金会的资助,读者可以在网址 WWW.SANAKIRJA.FI/FINNISH-CHINESE_SIMPLIFIED/ 上免费自由查阅。

    黄教授说:“芬兰语和汉语,被许多人称为与希伯来语一样,是世界上最难的三种语言。芬兰语句法简单,但是词法非常丰富,一个词最多可有十几种变格形式,而且经常是不规则变化。三十年前,在芬兰,一本芬汉词典都没有,学习和研究,都非常不方便。”

    这部目前最全面最权威的词典,依据已经85岁高龄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芬兰大使馆的前文化参赞石敬励先生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汇集的手稿,然后分别经过由黄保罗、Mikko Suutarinen和Juho Rissanen领导的专家小组进行了校对。Mikko Törnqvist和Yanling Lao也参加了最后的校对工作。芬中协会后来参与该项目的协调工作。

    因为以前没有芬汉词典,两国人民无法直接用母语来学习彼此的芬兰语言和汉语,而且学术界对于芬兰语言的许多语法、词汇和修辞现象也缺乏统一、固定和权威的术语。黄教授于1993年就着手翻译赫尔辛基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弗雷德 . 卡尔森 (Fred Karlsson)教授所著的《芬兰语语法》一书,首次用汉语为芬兰语的许多语法现象如“所格、出格、在格、离格、内格、入格”等概念进行了界定与表述,对于芬中文化交流起到了奠基性的作用,该书1994年由赫尔辛基大学出版社出版之后,成为国内外学习芬兰语的华人与学习汉语的芬兰人之权威著作,其后由商务印书馆在北京再版。

    从1990年代开始,当黄教授还在大学学习期间,他就在芬兰首都地区开班教华人芬兰语,除去用汉语编写芬兰语课本之外,还开始编写《芬兰语-汉语大词典》。其后来得知中国驻芬兰大使馆前文化参赞石敬励先生也在编写同类词典。从2005年开始,经过中国驻芬兰大使馆、芬兰文化、科技与教育部、芬兰文化基金会等机构的合作,黄教授担任总编,将自己的手稿与石参赞的手稿进行整合与扩编,其后历经近二十年的努力,前后参与编撰和校对人员近百人。

    “这可谓我生平重要的成果之一。两国文化及教育部长确认、大使、文化参赞、曾任习访问芬兰的芬兰翻译等人都参与此项目,乃目前最大最权威的词典了,且免费网络使用,不仅为学界提供参考,而且直接造福中芬两国学习彼此语言的人们。”黄教授说。

    该项目的主要合作方是中国文化部、中国驻芬兰大使馆、芬兰教育和文化部、芬兰文化基金会以及出版商Kielikone Oy。

    这部词典词汇量大,总共有46 000条词目。大量的翻译例句是首次在中芬两种语言之间的直接对译,未经第三种语言的间接翻译。这部词典包含有大量的语言学内容,芬兰语的单词变格和中文拼音等。如此内容丰富的中芬词典尚属首次面世,是学习芬兰语和中文的好帮手。注册用户还可以创建自己的词汇表,并玩学习游戏。

    这部词典出版后,在芬中两国引起广泛关注,芬兰全国最大的日报《赫尔辛基信息报》2021年5月16日周末版利用整整四个版面,作为题为“Uusi Suomi-Kiina-Suuri Sanakirja Tulee”(新的芬中大词典现在来了)的专题报道。该报相当于中国的《人民日报》,影响重大,一发表即全国瞩目,成为芬兰文化界的重大盛事。中国唯一从事芬兰语教学的北京外国语大学芬兰语言专业,则立即指定该词典为重要的教学参考书。

    黄保罗教授,芬兰赫尔辛基大学西方思想史和东亚学双博士,日本东京大学博士后。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汉英双语《国学与西学国际学刊》(www.SinoWesternStudies.com)和英文版Brill Yearbook of Chinese Theology主编。主要研究大国学、汉语学术神学、中西对话、马丁 . 路德翻译和研究、芬兰教育全球第一的奥秘等。(供稿人:岳丽)


top
  • English
  • 会议室预订
  • 电子邮件
  • 学院平台